亲戚见面总是讽刺捏造挖苦你,是与他斗智还是与他吵架?

既不必“斗智”,也不必“吵架斗殴”。权当一阵风刮过。因为,那都是你的亲戚,不看僧面还得看佛面的,否则,情况会越来越糟。

我用“权”,而不用“全”,是给你留有余地的。你当面坦然面对亲戚的“讽刺捏造挖苦”,是向他们展示一种姿态。这种姿态本身,就是一种不露神色的回击。你坦然,你不反击,他们自然会觉得自己没趣。几次保持沉默,估计他们“总是”那么对你的习惯就会收敛。反之,只会愈演愈烈。不信?你就反击试试。反正,有朝一日,如果沉不住气,跟他们“斗”起来了。无论文斗,还是武斗,失败的一定是你自己。

“权”,在这里是“暂且”的意思。就是告诉你:面对他们的“讽刺捏造挖苦” ,你坦然,你不喜形于色,并不代表你没有任何反应,而旨在表现着你的成熟,告诉他们:你已经不是过去的你了。

俗话说“别人如何对待自己,都是自己造成的。”所以,事后,你务必充分反思分析,找出原因。如果是自己身上的某些缺陷造成的,你就立即纠正或改善它们,如此,别人自然就会改变对你的态度。

有那些缺陷,容易招致别人的“讽刺捏造挖苦”呢?依据观察分析,总结几条,供你参考:

一是不够自重的人,二是遇事沉不住气的人,三是没有能耐却硬要冒充有能耐的人,四是溜须拍马的人,五是言不由衷的人,六是背后说人家坏话的人,七是不安分守己的人,八是不按常规出牌的人……总之,不太正常的人,别人就会轻慢地对待他。

当然,你或者不属于这些人。尤其是其中的“捏造”甚为恶劣。但是,凡事都有因,你只有找准根源,且彻底消除根源,才能扭转败局。

当然,如果根源在他们身上,你只有远离他们这一条路了。

智斗。

你有这样的亲戚真是一种悲哀啊!这种人的心态严重失衡,实属“气人有,笑人无”的典型,其实自己是个很失败的人,也许还会是一事无成的人,他时常会把讽刺嘻落他人,当成自己的一种乐趣,对别人趾高气扬,恨不得把你踩在脚下,来充分体现他的“嘴上功夫”,这样的亲戚咱们只能敬而远之,其实我们的内心并不是怕他,是确实烦这种人,实在避躲不开,你就忍耐一下,你就当做免费在看小丑表现,吵架更不可取,你就故意凉晒他一回,看他长不长记性,如若还这样,你只好认“倒霉”了,这样的亲戚没有也罢呀!

本月九日中午,我见证了题主所说的一幕。两位是亲姨表兄弟,表兄六十八岁,表弟五十五岁。兄弟二人自坐到一桌上,就开掐。语言恶毒粗俗不堪,只差相互漫骂。一顿饭没闲着,既然这样,为何二人还坐一起呢?我百思不得一解。后来由别人嘴中得到证实,二人只要有此机会便不会放过,非坐一起你来我往痛快掐上一回。这还用斗智么?

没啥好斗的,近亲可带礼物去看望,再请饭。关系会变好。

远亲可躲不可斗。

我婆婆一家子就这样,我刚进他家时,大姑姐一来就和婆婆嘀嘀咕咕我,我婆婆脸色也不好了,开始挑我的毛病,我才不吃这亏呢。我就和她们对峙,我问她们,我做了什么对不起她们的事了?她们都说没有,我就说,我拿我的钱给你们和孩子买了那么多好吃的,逢人爸妈姐姐我叫着,我哪点对不起你们?我掏心掏肺的对待你们,钱都给你们家了,家里的活我没不干,我全国各地的跑业务供你儿子和你弟弟,我哪点对不起你们?你们就这么欺负人?你们当初都怎么求我嫁给你儿子和你弟弟的?我在我娘家啥都不干,从不买东西孝敬我爸妈,到你们家我什么都干,什么都给家里买,现在就这么对我是吗?我好欺负是吗?你们要是觉得我不好,我可以离开,我就是被你们家开车请来的,最好你们开车把我送回去,我还不进你们这个又穷又破的家呢,你们还别整天挑事玩,我挣钱养孩子不是给你们做坏了的灯泡踩的。我公公看我生气了,立马让大姑姐回家了,后来她们就不敢讥讽我了。恶人都是蹬鼻子上脸,我们忍让惯的,你不怂敢于反击,同时没做缺德事,你怕她神马?你必须和她们作斗争,否则他们永远不知道收敛,最终倒霉的是你自己。你反击了,你才能在婆家立足,占有一席之地。


老家一抓一把像这样亲戚,有机会聚在一起,就是在斗智斗勇真是费劲。

年轻时好胜,会不分轻重怼回去,因此,留下看不起他们坏名……

随着岁月的打磨,越来越理解。其实,相信大部分亲戚是没有恶意的。只不过想了解你的全面,揣摩你的心情,又不好直白提问,就拐弯抹角旁敲侧击在鼓边上敲,我真的不喜欢这样性格,藏着掖着,话说一半留一伴。

我说话直来直去,对人实心实意,能相处就处,不投缘就远离少来往,省事少费脑筋。

当然,亲戚中也有不良人,望人穷看不得人好,见面说话带刺阴阳怪气,浑身浸饱晦气负能力量……和这种人不斗不吵,不理为好,勉得缠上你甩不掉。

不予理睬就是最大的藐视,此为上策。巧以言词让其知难而退,此为中策。恶语相向针锋相对,此为下策。

主要是你混得不好、钱赚得不够多,如果你很富有,那些亲戚不但从“鸡嘴变鸭嘴”,巴结你都来不及还敢挖苦你?把自己做强做大,不须和他们斗智和吵架!

斗智,笑面应对丑八怪,以礼相待嘴不饶。顺其话茬往下说,反戈一击重命门。使其不死翻白眼,疼痛难忍苦难吐。日后见面还是乐,从此认你为爹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