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当了半个多世纪皇帝,为何基本上都在不断地和匈奴打仗?

文景之治让西汉恢复了元气,经济与民生事业蒸蒸日上,在此基础上,汉武帝作为一国的统治者,自然会寻求军事实力的发展。而战争的发生无非两种,对外扩张和抵御侵略。针对匈奴问题,我们应该结合这两种方式来看。


1.从对外扩张来看,是汉武帝在治理国家同时谋求军事实力的发展,在平定南方闽越国势力后,就把重心转移到了北方的匈奴。

2.从抵御侵略来看,先前朝廷一直和匈奴长期稳定是由于签定了条约,但我们知道,这种亲和政策往往是受控制的,被动的,说白了就是屈辱性的。只要一天维持条约,汉朝就要忍受匈奴的虎视眈眈,汉武帝当然不能允许这等威胁的存在。

3.匈奴自身作为北方游牧民族,战斗力一直都很强大,所以即便有卫青,霍去病等名将带队,也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财力才能驱逐。注意这里的驱逐,它就意味着匈奴是不可能被根除的。对于某些小势力,只有用武力压迫和和平手段让他们归顺则是最好的结果,当然这里的和平,自然是对汉武帝有利的和平了。



举个例子,西域诸国一直是小国并立,有不少还受匈奴压迫,现在似乎有更开明的汉王朝赶走了匈奴,即便自己地位还是很低,但相比匈奴,自然更愿意归顺汉武帝。这次针对西域的归顺,奠定了出使西域的基础(张骞),丝绸之路的开辟相比不用多说。

军事手段和无数名将军士的热血奋战,和平手段和强大的经济基础,匈奴王室被迫远迁,中原威胁基本解除。这是汉武帝的功劳,这是西汉抵御外敌入侵最正确的选择,但是随之的待见也是显而易见的。

“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汉武帝能够跟开创万世帝业的秦始皇帝并列,足见汉武帝在历史中的地位,那么,这一千古一帝为什么跟匈奴打了半个世纪的仗呢?

匈奴的威胁

始皇帝统一六国后,派蒙恬率三十万秦军北拒匈奴,使匈奴不敢南下牧马。楚汉纷争时期,匈奴卷土重来不断侵扰边塞,甚至占据了河套地区。汉高祖刘邦建立大汉后,亲率三十万大军北击匈奴,但被匈奴包围,狼狈逃回。文帝、景帝时期,虽然汉匈边境没有大规模的战争,但是小规模冲突时有发生。匈奴可谓是悬在汉王朝头顶上的一把利剑。

和亲的耻辱

汉王朝建立之初,连年战争不断,百姓凋敝,经济遭受严重破坏,国力衰弱。而匈奴在冒顿单于的统治之下,军事实力十分强悍,按照当时情况来说,汉王朝根本无法与匈奴抗衡。在权衡利弊之下,汉朝采取了对匈奴的和亲政策,而汉武帝刘彻却觉得以这样的方式对匈奴屈服,是非常的屈辱。汉武帝励精图治,力求改变这一状况。

汉武帝好大喜功

刘彻登上大汉帝位之后,可谓雄心勃勃,欲比肩上古尧舜,励志创下一番千古帝业。文景之治的励精图治和积淀,到了汉武帝时期,汉王朝国力大增,有了与匈奴一较高下的资本。汉武帝为了实现大一统,攻伐两越地区、西南蛮夷、朝鲜,最后向匈奴发动了大规模的反击,收复了河西、河套、漠南地区,迫使匈奴远遁漠北。

汉武帝对匈奴发动大规模的反击,虽然解除了匈奴对汉王朝的威胁,但这样的穷兵黩武使得汉王朝国库空虚,百姓贫苦,兵役繁重,出现了一系列社会问题,汉武帝不得已停止了对匈奴的进攻,并颁发了“罪己诏”,依然不愧为千古帝王!

谁叫他只重用两个不会打仗的关系户,运气候,败家子,污垢犬呢,如果重用像李陵,李息赵充国,匈奴早就灭了

实际的情况是,你想不打都不行!

西汉初立时,内忧外患,国疲民弱!北方的匈奴在这时候又出了一个很牛的冒顿单于!乘着中原汉楚争锋一团乱的功夫,把他们老祖宗丢掉的水草丰盈河套地区又给抢了回去,此后以此为跳板,屡犯中原。对于游牧民族这种飘忽来去的打法汉帝国没有有效的防御措施,白登之围让刘邦彻底丧失武力解决问题的决心,后听从建信侯赵敬的建议,以和亲之策交好单于以绝边患。

真是服了赵敬的脑回路:你把闺女给冒顿,那么冒顿就是你女婿,其后代就是你后代外甥。岂有女婿打丈人,外甥打舅舅的道理。气的吕后骂娘,但别无他法,坏法子总比没法子强,先这么着吧!后面就有了屈辱的和亲史,一直持续到汉武时。可后来的事实是,该出手就出手,亲娘老子都管不了。

西汉帝国历经文,景两帝,以黄老无为之术修养生息,并基本平息诸王之患。至汉武时,国内政治局势稳定,国福民殷。“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刘彻可以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

难能可贵的是,他是一个有着雄才大略的富二代,在刘彻的眼里,搞什么无为,黄老之术,那就是扯淡!靠这些,能解决那个喂不饱的匈奴?能让汉家女儿不再有“独留青冢向黄昏”的哀怨?还是靠拳头说话实在。至少现在,帝国的财力已足以支持对匈的几场大战。

那就着手准备吧:

对内,一纸“推恩令”,解决诸王作乱的后患。

摒弃黄老无为之术,重用有做为的儒术,招董仲舒相之。

缺人才,不可能,那是你缺少发现的眼睛。招贤良,举孝廉,招选天下文学才智之士,带以不次之位,拔以俊异者宠用之。于是东方朔,司马相如等大批青年才俊群集身旁。

不以门第之见提拔卫青,亲自培养霍去病等年轻将军。辟上林苑为练兵之所,探索取胜匈奴之道。

并使张骞出使西域,结盟大月氏。压缩匈奴战略空间。后来虽然解盟未成,但张骞带回的西域诸国的地理方志,物产风土特别是大宛马等,为帝国革新战法,确定策略提供了有利支持,你自快马来,我亦快马去!

策略有了,合适的装备,人马有了,财力有了,精气神有了,不啰嗦了开练!

后面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在外辱面前,逃避没用,可以忍一时,不可忍一世。你不打成吗?



举个例子:你晚上睡觉的时候有蚊子经常叮咬吵你睡觉 你咋办呢?区区蚊子肯定是斗不过人的,房间那么大,如果只驱蚊子只能是治标不治本,不把蚊子打死是没法解决蚊子叮咬骚扰的问题,但是在睡觉的时候起身打蚊子必定大费周章而且费时费力还影响睡眠,想好好睡觉就得打死蚊子,所以这是一件不得不做的折腾事。

游牧民族是历朝历代都要面对的棘手问题,游牧民族机动灵活 打了就跑 跑了又回来打,基本是没有根治过。

汉武帝雄才大略,为了解决匈奴问题,所以动用了举国之力连年对匈奴发动战争,并且基本是取得了成功,匈奴内部因此分裂,北匈奴跑了 南匈奴投降